• 2007-08-20

    Happy Zhazha’s Da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7814615.html

    今天喜鹊节,各位,您Zhazha叫叫Zhazha了么?您Happy么?您Happy不如我Happy啊,我当然Happy,我又不是内一米俩几的母猿。
    引用UU的话:也罢,日来~~~

    上周二手,我和UU很敬业。前天五脊,我和UU仍然敬业。但前者的敬业是在梁阿姨丝袜美腿的诱惑下,so,我们不是纯粹的人。而前天的敬业,是在雷霖雷老板任凭怎么叫喊都木有反应的臊眉搭眼中,so,我们纯粹不是人。

    可能大牌儿吧,尽管现场观众寥寥,还有不少带着孙女儿来观摩的大妈,本该9点半开始的10点还没有动静。下了夜班签好版的皮老师皮领导都来了,做了五个小时头发又拉又剪的张美妞儿UU都来了,下班后回家写完稿儿画完画儿用小棍儿捅完青蛙的4/4拍的bini都来了,但阿姆没来,而斯特丹早撤了。
    等呗。在一票说都没听过的乐队耍的时候,我和UU坚持在门口进行了吃麻辣烫喝冰啤酒的活动。事实证明,UU长了一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胃,就算草根吃食也只能消化咖喱鱼蛋、粗面牛杂这类。

    11点多,压轴开始了。曾经纯种的大流氓雷老板及乐队在台上一字排开,乐队阵容空前庞大,除了吉他贝斯鼓外,还有一DJ和一女电子琴+女长笛。不知为什么,演出开始时旁边东北蜜泛儿的姐们儿一直大喊郭德纲,十分荒诞。

    但是吧,穿着阿童木Tee+大裤衩儿戴机车帽儿的雷霖一直羞答答的,无比矜持,无比冷峻,无比爱搭不理。没蹦没脱没嚷嚷,甚至连句吉祥话儿都没有,一直在台上哼唧,小幅度扭胯,双手还他妈插着兜儿……皮革老师低语:丫以前不是一流氓么。

    对啊,但流氓玩Electro科学家也挡不住啊,现场都有VJ放动画片儿了。DJ说了段儿单口相声,十分粗俗。而内女长笛,基本就不知道乃声儿是她出的。其实有的小歌儿听着还成,软虽软但旋律不错,以至于在门口看摊儿卖书的bini说,挺New-wave的,但真是晚景凄凉,就几个人叫好儿。UU说,AUV,你听到我们俩啦!
    是,丢人丢到豪运来了。既没有Pogo的群众也没有跳舞的姐妹,前排的人还没台上多呢,就我和UU特动情地晃荡。但是人家雷霖是真不吃这一套,基本走破罐子破摔路线了,越演越混事儿,唱两句就喝口水,估计也是怕自己干台上别扭,寥落的人影儿配上我们俩内凄凉的叫好儿,反倒像岔他了。

    操,少年永远不再呕吐了。

    但曾经的诱导社主唱,现在的鼓楼串儿店一流考翅师傅,无论战场在哪里,您依然牛比么。下回去MAO,必须吃您亲手烤的鸡翅膀,麻辣味儿的,多放孜然~!

    分享到:

    评论

  • 艰难啊~



    五迷在这里发言会被鄙视否?
  • 你越来越糠了 小块!~
  • 我内是长了一特别行的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