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16

    小何才露尖尖角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7733219.html

     早上,打开msn,小何同志发来长长的留言。我猜是个未完成的小说,就像他之前写过的好几百篇一样。如果你觉得他还不错,不用发奖状,发给他一个姑娘就成。他目前在广州,马上要去兰州,然后是香港。

     

     一个宏大故事的背景
    又回到了城邦时代,因为我们的祖先克服了技术上和伦理上的重大难题——城邦的根基,那些成群的奴隶,让主人有机会在闲暇时间思考人生展开辩论,在今天,由机器替代完成了。智者重新给自己贴上苏格拉底或者柏拉图的标签,尽管大多数人觉得他们和推销的贩子没有二样,还真有想成为智者的人在河边含着石子练习辩论的技巧,一如过去他们的祖先。

    我懒散的躺在办公室里,对面就是整个世界,它在城邦的神秘统治下稳稳的运转。我曾跟同事开玩笑说:公开也许就是另一种形式的隐秘,因为我们的先哲也曾说过,理性就是另一种形式的疯癫。这个同事会吃惊的望着我,并试图捂住我的嘴巴。她叫TINA,据她说是很喜欢我的,因为我常常有惊人的想法。而我在办公室正好需要一个女性伴侣,于是就是她了。我曾告诉她:我并没有什么惊人的想法,我说的都是古书上的东西,我给她列举马基雅维利、马克思、马尔库塞等人的名字,告诉她其实我就象一个大街上下贱的智者,花十块钱就可以请回家,给你解释这个世界的意义。TINA总会认真的说:但是你的解释是相反的,这是我喜欢你的理由。每次她这么说,我浑身便不舒服,或许我还没活明白,我只是重复古书上的东西,可能还有遗漏,便能获得一位女性的亲睐。

    我也找过智者回家,那天下班回家我两眼发呆,走在河边便被一位智者拦住了。我好像在广告上看过他。广告上的智者都是两眼放出坚定的光芒,为了使消费者认为这种光芒正好能够填补他们日常生活中眼窝里的空白,不过后来我听说这一切只不过是涂了一层荧光剂。曾有一个要价很高的智者因此而双目失明,并患上了癌症。这也成为了一个笑话,在智者的同行中。据说这位双目失明者曾找到荧光剂公司索赔,结果当然是遭到了拒绝,荧光剂公司给他的答复是:对不起,智者,我们的产品是给日光灯用的。

    我对智者并不抱有好感,但那天我还是将他请到了家中,也许正是因为我两眼发呆。这位智者首先告诉我他的要价只要十块。然后很优雅的坐下来说:请问先生你要我解决什么?我之前没有找智者的经验,以为自己只用当听众,一时不知道如何反应,我说:没有什么要解决的啊。智者瞬间露出喜悦的神色,伸出手说:太好了先生,我让你明白了自己没有什么需要解决的。请付帐吧。我不情愿的从口袋里掏出货币,放到智者橡树棍子一样的手中,送他出门。我怀疑他是智者中的骗子,懊恼忘了应该进门前先看他的营业执照,可现在他已经消失在视线里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自卑 2009-0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