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05

    铲冰艺术家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74342837.html

    早餐时间,当倒数第二拨客人已经转移到海滩涂防晒霜,服务生也撤完最后一只火龙果餐盘的时候,一位大姐,戴着黑胶皮手套,拖着冰车,长发遮面,款款走来。她的工作是整理冰。我作为最后一位还在餐厅胡吃海塞的群众,在目睹大姐出场前,先感到一股寒意。
    冰箱说,我寒。
    插播一段餐厅布局。这个餐厅的布局呢,基本没有布局,和各位的开心食堂差不多……大概由一个需要加温的台子和一个需要降温的台子组成。也和各位的开心食堂差不多,椅子众星捧月地围着锅……我呢,就坐在降温台距离锅最近的一桌,近得简直能被飞起的冰渣秒杀掉。大姐屹立我和台子之间,我低头吃口主食的功夫,她就从怀里变出一只大铲子,先是试探性地敲敲台子上的冰块,在心里精确计算出用力级别,取了3次平均数后,就像王老头对待糖炒栗子一样一手狂铲一手推拿,娴熟的分脑程度只有会乐器的才能体会。冰块们在冷漠地协商后,很快就决定变得糖霜一样蓬松,但大姐根本不拿正眼再瞧瞧它们,此时,冰车终于成为道具入画。冰车里装满了冰块们被碎尸后的样子,大姐大铲一挥,几下的功夫便把碎冰均匀地铺到冰块上,大概4厘米的厚度,边铺边拍,势要填满每一个只存在于假设中的缝隙!她真的做到了!只见这个冰格,碎冰平整得像一床棉被,覆盖着坚定蓬松的冰块们,宁静得让人感动。我咽下主食,在心里叹了口气,唉,为了成为这宁静的一部分,我几乎想变成一盘切好的猕猴桃儿!
    而那位铲冰艺术家,带黑胶手套的大姐,已经推着冰车打量起旁边的冰格。只留给她的作品一张冷漠的背影,和一颗艺术家叛逃的心。
    我热爱铲冰艺术家,就像我热爱铺床单儿艺术家、说坏话艺术家、捉蚊子艺术家、挑错别字儿艺术家、嚼口香糖艺术家一样。能把一件无关痛痒的事儿搞得隆重、体面,还带着那么一点高贵的厌倦,这不就是无聊的本质么。而在一片地图几乎找不到的海边,在一天几乎还没开始的时候,就有这么致密 这么丰盛的无聊等你享用,简直~太奢侈啦~!

    分享到:

    评论

  • 你善于观察生活容易兴奋
  • 不错啊,喜欢你的文章内容。
  • 你善于观察生活容易兴奋
  • 你善于观察生活容易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