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16

    收拾完东西收拾你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69432149.html

    彻底清理旧物的第一步是把我的前半生平铺地上。
    由细节堆砌的前半生用后现代审美拼贴出了时间的刻度。在历史的2010年,一旦如花岗岩般的地壳沉积被平行铺开,“东京之爱”的喷泉也好、漏气的皮鸭子也好、污点证据的奖状也好、通篇错字的情书也好、真挚而浅薄的手抄诗歌也好,秘密被曝光后它们共同的归宿就是未来的垃圾桶。所谓颠倒众生,是80年代的粮票夹在21世纪的胸卡里,是小学同学手绘的贺年片和水煮鱼味的Condom直线距离不到5厘米。历朝历代的证件上,小同学我、小妹妹我、大兄弟我、你大爷我对着虚空的未来,庄严得千山鸟飞绝,又别扭得万径人踪灭。在没有数码产品的90年代,曾经把历史上的1寸照片底片摞到一起,无论头发有长有短,眉眼有高有低,表情有皮笑有肉不笑,但所有底片上的眼睛,确切地说是瞳孔,以惊人的重合度叠成唯一的一副。如果有一天眼睛老了,我就是真的老了。不老的传说丫叫王家卫~!


    因为热爱秋裤,所以一直以为“我最酷”的我,发现了“我不酷”的我情感粘稠的蛛丝马迹,比如,在一个渔夫之宝的小铁盒里面,端端正正躺着一张汇款单副联,背面端端正正用手写体写着:20元。那是我生平第一笔端端正正的稿费,来自1997年。那年夏天,香港人民开始感谢国家,《北京卡通》已经连载了姚非拉的《梦里人》,我作为一名初中低年级学生 开始体会到小学同学聚会后的惆怅。那年夏天,放学的路上偶尔还能遇到几只低飞的蜻蜓。有崇文蜻蜓,有宣武蜻蜓,它们丫一会儿排成人字、一会儿排成一字,和我一样很低碳地步行回家。

    某大俗张儿作家在丫的大俗张儿作品里说,一名human being终其一生要做的事儿是逃离丫的家庭和童年。我想,4岁的我如果在天有灵,看到丫今后将珍藏的一地鸡毛和小半辈子人生,会哭着跑开还是自此破罐子破摔,连逆水行舟的心思都不再拨动一下~?
    但如果丫有意见,我会卷起袖子从墙角拽出14岁的我,推一大跟头然后狂抽——我变成今天的样子,都是你丫害的!科学离你很遥远,小天狼星压根不爱你,别他妈在家里闷着看字儿书了,再看20年您丫也是个文盲,对了,赶紧把沈晋苏他爸的Nirvana还给人家,别听摇滚乐别抽烟,噪音和尼古丁在致傻效果上一样突出,长大了别爱上浪荡子那还不如去爱国家,起码你伤心的时候算是民愤。总之,你最好离愤怒、消极、惆怅这些卑劣情感远点。你应该少做点作业,多做点梦。还是和楼下的阿猫阿狗小同学们多在太阳底下玩儿会追跑打闹的游戏吧,虽然他们的词汇量不大,看上去也有点傻。
    奥,对了,最后一条最重要,别忘了在2004年的时候提醒你爹妈多买房子多买多买多买~!然后 没准您丫就能过上混吃等死的好日子了。。。。。

    分享到:

    评论

  • 你的日志可以打包放在坟墓里
  • 最近真勤劳 真好 真是有得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