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21

    哦,马克思,今夜星光灿烂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6922339.html

    好日子,昨天Maximilian在北京Fall in love了,老话说得好么,星期五我要搞对象。

    被晃,提前俩个小时到了星光门口,此时日光倾城,门口连个熟人的渣儿都没有。我就在雍和宫内条挤满封建迷信主题的店铺街溜达,想找个CAFÉ之类的装B地儿听首伤心咖啡馆之歌被拒,这儿除了某轩、某舍、某斋供起名、做法、咨询风水业务外,只剩知了在活生生叫着夏天。
    终于快到了8点,与姐妹们汇合。姐妹都巨好看,巨鹤立鸡群,UU巨女电SISI巨女知ZIZI巨女仆,欧耶!

    跑调儿的乔家将和丢人的假零点下拆后,马克思米兰终于坐到被破布围着的电子琴前。UU大叫:“好腿!”,泼费!

    此人真是尤物,多一分嫌妖孽、少一分嫌快男,间或还有一双好腿焊巴掌大的小白脸儿。我们在人口密度较小的二楼,底下闪动的全是数码相机的TCL屏幕,跟荧光棒似的,可惜反了。名曲儿都唱了么,我要做个处女我要做个香山,傻莉莉,就像个孩儿,无穷情歌儿如此这般。好多人都说音响差,特别不能忍,但作为一个下班儿后就想看看真人听听小曲儿的普通观众,我觉得内些普通观众过分挑剔了,明明就是能忍么!最后人家连Creep都唱了,还能怎么招啊。也没准我不是麦粉,体会不到人家恨铁不成钢的心情。之前好多人在网上说,是夜绝B泪奔,揣着心事往事就憋着大哭一场,也不知在照相之余您哭好了没。
    虽然摇头晃脑地摆动了一晚上,但是MUMU说得没错儿:没意思,不好玩儿。尽管此人即尖儿又温和,既Charming又Nice,但确实不太有趣。您要High也只是闷High,分明走不起来啊。

    但是人家连Creep都唱了,咱还能怎么招啊……更何况人家还有嫩么双好腿。

    今夜星光灿烂,散场也没吃饭直接回家,脑子里满是达明的调调。夏天已过去一半,内些在酒桌上相濡以沫的真诚的卑劣情感,走肾的走肾,走人的走人。您内200瓶儿啤酒的计划又推进了一步?您内不着调的小说儿又写了两笔?您内失而复失的恋又续了一集?您内每月1千八的神圣工作又炒了鱿鱼?您被谁搞了您又搞了谁?您为这社会的安定团结贡献了力量几多芥菜几棵?什么都别说了,走一个吧。我们都不是Loser,总有更惨的,对吧。

    回家,一眼没瞅见,陈楚生冠军了,然后就是满世界揭发黑幕的。我真服了,就见不得人好对吧,真是一个Falling summer。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Falling summer.哈哈

    真tizzy
  • 之前好多人在网上说,是夜绝B泪奔,揣着心事往事就憋着大哭一场,也不知在照相之余您哭好了没。

    hahaha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