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15

    爱生活 爱拉方 爱现场 爱现眼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6733467.html

    12号的星光看大小乔,有个喝大的哥哥过来:“姑娘你姓王,我也姓王……我叫王八蛋。”我当时很想说,真对不起,我姓谢,我“谢谢你”的谢。巴特,真实的状况是,他才姓谢,我真没开玩笑,就是这么欠。当晚,还有个喝高的兄弟把抢到CD交于我保管,但愿酒醒后杨柳岸晓风残月之时,他能把这事儿忘个底儿掉。


    14号的毛,Miss珊妮陈唱“后来我们都哭了,后来你们都高了。” 妈的,The cure的小曲儿一响,内一盘盘磁带、一张张CD原音重现,就差内句“请看VCR”了。看完销魂的陈高兴及神雕侠侣及沮丧王老师之后,坐门口喘气,间或和粉笔线们憧憬暑假。
    最后一支乐队的时候站在最后一排,旁边的人问我要了最后一棵烟,轮着抽,好像还交换了啤酒。最后,喝高的人们就应该互相搀扶、摇摇晃晃。
    最后的趴踢结束了,但也许内最后的音符谁也没唱出来。对,就不唱,憋死你,最后就这么欠。

    现场演出,谁都挺现眼的。混圈儿的几乎从头到尾都坐门口扯淡,根本不进去,还坐一溜儿。但是,在波澜童话、吐裤这种乐队演的时候出来透透气绝对是人道主义的,不然就跟我们UU似的,波澜之时,她在pogo区已然童话般席地而睡了。请问,让一个上了一天班的小姑娘受这种煎熬,天理何在?更何况,您还唱了这么长的时间,您一直在发言。

    分享到:

    评论

  • 那天人太多了,把小乔虾坏了...
  • 我想问下,那波澜童话主唱演出时还系围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