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16

    两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5942316.html

    是夜,我看着诺博士的眼镜:亲爱的,你可别像让·谷克多一样,最后嘛也不是,Finally you are  the no one。

    谷克多,他拍过胶片、玩过戏剧、上过演员、搞过诗歌、抽过鸦片……他的裤线永远烫得笔直,他的沙龙永远名流荟萃大蜜云集,他的情人各色范儿等男女参半,最后他说死咣当一下儿就死了,天空无痕但压已然飞过。是不是Loser待续,但他不是个Winner。压暴殄天物 虚掷光阴 什么跟压都有一腿 但除了声名狼藉一切都无疾而终。虽然谷克多老师平时喜欢装装B冒充高眉人士,但他其实是个娱乐明星丫……Oh my dog,可你不是严肃的知识分子、学历最低的科学家么,so,我说靠谱靠谱,着调着调,永远不要借钱不要拖稿不要迟到……这是两年多来,我们说的多少次呢?

    两年前,眼前这位浪荡子虽然戴着范思哲的镜框,兜里却难得有50块钱。他日日博克吊蜜戏果,等待终极Boss度他于水火。水火无情,但王老师有情。最凉的啤酒、最尖儿的中南海、最瘦的姑娘、最操蛋的你爸、还有那些整夜盘旋犯欠的飞碟和未名湖水怪,所有五道口沿线小饭馆儿里兜售的花生毛豆辣椒水涮白菜、所有小场地演出前假意真心的扯淡寒暄……故事就这么开始了。

    巴特,时至今日,我要以怎么样的速度坚持下去,才能再次和你会面?我最最亲爱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