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15

    初一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58729628.html

    1.
    作为一名过年爱好者,没想到今年还有过年福利~!我那少得可怜的亲戚们,仍然给了我丫点碎钱,实践了上有老,下没有小的优越性。那么,没有给红包的大爷,还有机会。说您那~!
    三十,吃了很多顿饭。都是硬菜。很振奋。过了12点,还吃了我妈和舅妈们包的饺子。外面炮火纷飞,警笛大振,很像有个伊拉克刚刚路过。而我们在吃饺子。然后就是 拜年啦 嘴甜啦 收钱啦 吃啦 喝啦 回家啦 一觉醒来是老虎年啦。

    2.
    老虎年第一天,醒来,家里没有人,也没有饭。很饿很饿。驱拖拉机前往三里屯。想吃松露蛋糕,没开门。想吃白葡萄酒海虹,没开门。想吃烤金枪鱼吐司,没开门。想吃个煎饼果子……也他妈没开门。没门。一位大爷说,看,饿死你们北京人的时候到了。对,饿死你们丫北京人,活该~!
    那么,直到下午3点多,我终于找到一个很主流的老外食堂,吃到了一个很主流的早餐套餐。它们是——2个煎蛋、2个炒蛋、2片面包、2根香肠、4片咸肉、一盘煎土豆、一盘水果、无限量咖啡。啊……这好像是两人份早餐嘛……而且,好像我在出差嘛。哼,大过年的来你们丫北京出差,就给我这个吃!
    饱暖思淫欲后,在三里屯硕果仅存的旺铺,买衫。花不劳而获的压岁钱。就像最近购置的其他花褂子一样,今次出街,买的衫亦很小尺码……很励志。如果老虎年只有一件事是正经事,那就是——无论它们丫多紧,我丫也要不遗余力地把自己塞进去。不美好,但值得奋斗。我,要,强!

    3.
    过年嘛,就是从一张饭桌儿挣扎到另一张饭桌儿。晚上6点,已经在吃另一顿饭。两顿饭中间的时间,刚好够我把拖拉机开回家,放好,然后驱地铁到达。喝。
    每年年度开局喝,都是和童年伙伴一起。见到了事隔一年的诸位。贼贼组局,阵容豪华,吃的饭更加豪华 竟然在一个包间内!以至于我上了空荡荡的二楼,以为自己被骗了。推门进屋的一刹那,有点尴尬,很多人不认识。就像小狗把猪肝从狗粮里一粒一粒挑出来一样,我从一片陌生人中,把认识的猪肝们逐一过目。在心里问好。
    我认识的猪肝有:张贼贼、王佛、擦主.席、奈、曹儿、小武、小武发小、泱泱、柚子。
    不认识的狗粮有:贼贼媳妇、曹儿媳妇、泱泱媳妇、贼贼媳妇的发小夫妇、沉默的盆景、爱说日本话的苹果男孩。

    4.
    见面第一句,王佛问我,您丫结婚了嘛?
    随后,贼贼问,您丫结婚了嘛?
    最后,小武儿问,您丫什么时候结婚呀!
    这是今年春晚的某小品台词嘛,,,,人家爱的大爷们,都还木有离婚那,叫人家怎莫结嘛!

    5.
    贼贼闪婚。来自日本的泱泱在北京娶了个台湾姑娘。曹儿择日办事。于老刚办完事。擦和奈换了大房子。王佛还是那么令人尊敬。只有小武儿是永恒的,丫逢人便说:“要不咱俩好吧,呱儿!”多年如此……
    贼妻很可爱,集大蜜和人妻的优点于一身。大蜜会武术,人妻挡不住。以“永远15岁”和“不当爸爸”为座右铭的张贼,终于被人闪电收编。今日贼贼将携妻东去拜见岳父大人,初五回归。那么,就祝他一大圆满吧。

    6.
    说了好多,好多年前的事。很羞涩。当然,作为一90后我们能悉数的往事不多。只够下酒。那年的银锭桥下,一起喝桂花陈。那年的东华门老What,排了两条马路喝燕京。那年的新街口,一块钱一盘羊肉一块钱一瓶啤酒,谁来了就扯张纸给丫画张画。还有鼓楼东大街、还有长安韩大爷、还有北太平庄交叉点、还有那些看见飞碟的盛夏夜晚。
    一起喝过来的好日子。
    11点散会。各自的媳妇领着小伙子们回家了。没有下半场。
    贼贼说,喝不动了,你看我现在都啤酒宝矿力一起喝了。
    看我形单影只,亲哥贼要给我介绍对象。很心领!然后贼贼坚持打车把我送到家门口,坚持,他说,这么多年都是你送我,今天我送送你吧。
    然后我就哭鸟。呜呜呜呜。鸟。

    7.
    去年开局喝,摇滚曹儿穿秋裤啦。
    今年开局喝,亲哥贼懂事啦。
    这是那些夏天 多么不可以想象的未来丫。但丫未来 还是来啦。
    那么,我还是那么爱 未来的你们丫。贼贼,小敏、主席、奈、王佛、曹儿、小武儿,那么今年夏天,我们还一起看飞碟爸!

    (所有照片 均来自说日本话的苹果男孩的苹果手机……)

    沉默的盆景儿 日语苹果男 贼 曹 小武 泱泱 最前面的是主席 为什么小伙子里面没有王佛?因为他是赶末班的灰男孩~!

    贼妻Mintwong  亲哥张贼贼

    一半的盆景儿 北太良心擦主席 妻子兔美奈

    一堆姑娘 梨花头逆袭~!

    曹儿 曹儿妻 柚子 啤酒 凉菜~!

    斗战王佛~!但灰男孩儿明年就不用伴随12点的钟声消失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