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07

    故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58034208.html

    就像有些故事习惯以“哥们儿年轻的时候如何如何”开始,有些故事习惯以“好吧我承认这个那个”开始,经人指点,我讲的故事,多数是以“我有个男朋友Balabala有一次我们在床上Balabala……”作为第一段。
    好吧,我承认,哥们儿年轻的时候,还真是个,有过男朋友的人耶。
    比如,我有个男朋友,有一次我们在床上……坐着玩Wii,两只兔子比赛做饭的游戏,丫颠锅炒菜颠得好兴奋,一时忘情,手柄飞过我的脑袋,像小行星跌进马里亚纳海沟一样,消失在床缝里不见了。丫模仿猴子捞月亮把手柄打捞上来后,指着床缝说,我曾在这里藏过一本日记。
    呦,一本日记。呦呦。呦。

    话说这位男朋友同学,青少年时期,曾以爱科学爱神功闻名于坊间,作业优异,做人淡默,混了6年,高中时代一个女朋友都没混上。到了大学,丫决定活泼一点,不能把爱全送给卫星和电路板儿,便开始了探索女性秘密的征程。但所有秘密背后,皆是无人倾诉的孤独,于是,男朋友同学把这些不能说的秘密,不能摸的咪咪,按时间顺序,记载到一本日记里,分门别类,有考据 有情节 还夹杂着评论音轨。A女生的乳房是圆润如蟠桃,还是渺小如图钉;B女生喊叫的声音是带歌词的旋律,还是无意识的碎拍;C女生偏好古典主义的传教、极简主义的捆绑、还是未来主义的脑电波交流……这位男朋友同学记录每一个个案,希望能推导出一个普遍的、共通的、凌驾于个体经验之上的女人类情感模板。
    他把这些研究证据藏在床缝里,而床缝这东西并非时刻出现在丫视野范围内。终于有一天,趁妈妈换床单的时候,日记本坦荡地暴露了。妈妈看后很不好意思,然后把自己的不好意思分享给了爸爸……他们就有了双倍的不好意思。还有四倍的愤怒。以及八倍的无处发泄。
    之后的半年,爸妈几乎没和男同学说过一句话。只是偶尔在走廊碰到的时候,妈妈会小声地念叨一句:“你道德沦丧”或者:“你真不是好人。”除此以外,没任何人告诉他发生了任何事。终于有一天,男同学在沉默和咒骂的高压下忍无可忍,质问妈妈是否偷看了日记。妈妈当然是个敢做不敢当的好妈妈,矢口否认,扬长而去。只剩下男同学一个人,面对虚空,攥紧了拳头,不知该打向何方。
    他只好慢慢松开手,等这一切过去。
    又过了一阵子,妈妈买了一只狗妹妹回来。在对狗妹妹齐心协力的照顾中,一家4口马上幸福地投入到新一轮人间烟火。往事没人再提,人生无风无雨。

    这位男朋友同学的故事,这是个励志型的故事。它告诉我们,家庭战斗,是一种混乱的、毫无逻辑可言的东西。先说话的就有优势,声音大的就占便宜,越不讲理越强大。而在双方阵营中,有一方有着天然大声说话的特权。小时候因为弱势你不能反抗。长大了因为强势,你更加不能反抗。但好消息是,战斗总会结束。方法很简单,你什么都不做,静静地等着,丫早晚自行解体。而打作一锅粥的下场是,还得你收拾烂摊子。留下一片内伤。

    作为一名家庭懂事儿会成员,每当我家里的那对儿爸妈,因为一些小事而感到不好意思或者愤怒的时候,我总是很懂事儿地故意做错点什么,送出一条发泄之路。比如今天。在抗住了3个多小时的战斗洗礼后,我站在窗边,想起了男同学那本悬在家里的日记。
    才点了根烟的功夫,外面就下雪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