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15

    夜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44222768.html

    广州是个大吃货的天堂 和小生灵的地狱。全中国能如此严谨地拆解一只鹅或者一口猪,不放过一滴血一张皮一盆下水,并且按时辰秒杀小生灵比外挂偷菜还准时的群众,除了散布在巴蜀就全流亡到了广东各地。格雷厄姆格林认为有些人属于可折磨阶层,有些人则不。那所有好吃的都不能被折磨,看着很糟心,闻着很闹心,也只能伤心地把它们丫迅速消灭掉,再喝一口茶为壮士挥泪送行~。虽说一个人的早餐午餐晚餐下午茶宵夜总是满怀惆怅,但在广州,美味瞬间就解构了七荤八素的不健康情感,在天边的良人远不如在嘴边的猪肉。靠,差远了!
    刘镇伟大叔说,唐僧的爱是大爱,甭管全是界需不需要吧,他只能爱全世界,而不能爱世界中的某一个人。所以,对个体好吃的的爱是小爱。如果你爱乳鸽爱得形销骨立,那让椰汁炖雪蛤、让凤凰流沙包、让水蛇羹蟹黄粥等等这些小好吃的怎么想?哭着跑开吗?连猪都有心肝脾肺和一肚子下水,更何况您一灵长类。
    人一到了外地,就丧失了最基本的审美底线,看到各种不着调的它山之石,都欣喜若狂,纵容了各地劣质旅游产品的蓬勃发展。我住在外地人扎堆的广州王府井,除了在酒店看电视,就是出门觅食,还抽空夜游了会儿珠江。给我后悔的。感谢苏小虎儿指引,寻访了全国打口第一手,以批发价被零售了很多塑料废品,还获悉了些老炮儿盘贩子的丢人往事。后来去了佛山,一路折腾到了叶问的老家。连夜采访凌晨发稿清晨赶路,一口好吃的都没吃。很惭愧。多年后,我又开始买CD,又开始在白天中暑,在晚上睡不着。哥们儿最常见的表情是委屈,最习惯的动作是低头~!反正有了这些塑料片儿,我再也不听103.9了~堵去吧~!


    还好,一路上有格雷厄姆格林陪伴。那些发生在哈瓦那的荒唐事儿,让人觉得路途太短,沮丧太长。而每当我沮丧的时候,脑子中就有个海斯巴契医生潇洒地说,“我对生命充满兴趣。在我们这个时代,你大可把现实抛诸脑后。”说完,他第二个就被干掉了,再也没命看到原子炉吸尘器被核子吸尘器取代的那一天。
    所以你看,你若有很末世的情怀,就一定会有个很末世的归宿。潇洒的话,还是默默藏在心里吧。别说。

    分享到:

    评论

  • 有啥可沮丧的,这不吃也吃了,买也买了,看也看了,采也采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