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19

    活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41202328.html

    那些婚掉的姐姐教我的事儿


    婚礼是个能让当局者 “婚”掉、旁观者也“昏”掉的大局。
    身边的姑奶奶大多有完美主义不靠谱公主情结,总是对婚礼这个大局心存一万种期待。而其中的五千种,往往能通过劳民伤财、折磨亲信、要这要那等自定义手段达成。所以,新娘子们纷纷把头一盘、腰一叉、眼一画,撸起礼服的套袖,自编自导自演一主题大趴,给自己看。至于新郎怎么想的我不知道,我熟人中没有能做主的男的,他们能努力在被动中保持出一份尊严,就不错了。
    第一次作为成年人参加婚礼,印象深刻。新娘是个文艺界老大姐,当天,来了一屋子会唱歌跳舞弹吉他的老炮儿,都是姐姐多年积攒下来的各路知己。新娘子显然对于结婚这种小概率事件能发生在自己身上,深感惊奇,白酒不掺水,咣咣地灌自己,很实在。以至于,敬酒才敬到第二桌儿就高了。在剩下的时间里,她主动要求登台演节目若干次,从80年代金曲一路就飚到了黄梅戏。巨豪迈!可就算我当时年幼愚蠢,不知道有凑份子这种风俗,您也不能熟门熟路地坐到我男同学的大腿上啊,我,我都舍不得坐!
    哭,好像是大多数婚礼的常规项目。新娘哭完伴娘哭,新娘她妈她爸紧随其后,有时候台下入戏太深的群众也很配合地纷纷掏出手绢儿。有一次婚礼,新郎掏出枚小蓝盒咕咚一声单膝跪地,随着人群中一个声音高喊——操,Tiffany!新娘子“哇”地哭了起来。整个时间流程掌握得恰到好处。但怎料哭着哭着,新娘子的假睫毛掉了一半,姐姐处变不惊,一边继续哽咽,一边不经意地低了下头,“噌噌”两下儿揪掉了假睫毛,接着哭。看得我拍案惊奇,并把“务必准备防水的睫毛胶”作为婚礼重大Tips记到了小本儿上,以备不时之需。
    按照中国的传统,初婚务必要在中午12点以前拿下。遇到个别不懂事儿非要跑山区办,或者对着装、男宾、份子钱有具体要求的客户,简直比上班还紧张。比如穿拖鞋牛仔裤圆领衫不得入内、男宾低于1.78米高于150斤不得入内、红包少于二两不得入内签到处旁边就摆一公平秤……这婚礼参加的,为新人傻高兴之余,总觉得像学雷锋当群众演员去了。
    但有的姐姐就特为人着想,一切随意。傍晚租个酒店的草坪,大家搞场烧烤,单身男女还能借机乱搞……估计最后宾朋倒是满意得作鸟兽散了,主办方一想起来,就一辈子委屈……
    但最委屈的,是这婚盛大地结完,没多久就华丽散伙儿了。我身边的朋友们已经荣幸地迎来了第一次离婚高潮。有个哥哥在这个领域上路比较早,离婚后宅在家靠读书看碟消磨时间。一日他翻出张没写出处的白盘,放进机器,吱吱呀呀一阵扭捏后,画面上出现了一行花枝乱颤的车队,一个花枝乱颤的姑娘坦然下车,眼熟,紧接着,一个花枝乱颤的自己也鱼贯出场。哥哥一个箭步冲过去把电视关了,好像晚一步那里面的车队就会像贞子一样爬出来似的。事后他回忆道,这是本辈子他看过最恐怖、最沮丧的盗版盘。“除非内心强大或万不得已,婚礼不要留下历史证据!”听后,我在小本儿上又郑重其事地写下了这句。
    最后,说个喜庆的故事作为Happy Ending。
    就在前几天,我们单位摄影记者老王刚刚大婚,丽都搞的草坪婚礼,巨温馨。而老王婚礼上最有意思的一个细节在是,每人的餐具前都静静地放着一张彩票,还附上了一个卡片——“这是新郎新娘送给您的一份幸运,下周二别忘了看晚报兑奖哦!”简直贴心死了。
    而就在婚礼前一天,跑电视口儿的白姐友情提醒我们——明天老王的发布会,都别迟到啊!


    一活儿 胡说为主 哥哥姐姐不要对号入座哦~!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Perfect day 2008-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