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10

    遗憾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36353516.html

    水星的观测难度很大。因为丫既小又远。开普勒想到:尽管很难在地平线上看到水星,却可以利用一个被称为“凌日”的特殊时机在头顶上找到它,此时这颗行星会从太阳面前直接穿过。因此,若用一架望远镜将太阳的影像投射到一张纸上,就可以安全地进行观察。但“凌日”多久才能出现一次呢?而一次,又能持续多久?终于,在1629年,开普勒预测道——1631年11月7日将发生一次“水星凌日”。但开普勒,在这个天文事件发生的前一年,死了……就差这一年,就是这么欠。
    后来,巴黎的一个皮姓天文学家,擦干惋惜的眼泪,根据开普勒的预测,做好了观察“凌日”的准备。11月7日,开普勒的预测好歹按时发生了。皮翁独自一人,透过云层陷入紧张地观察中,除了感慨万分、老泪纵横外,他不仅把水星的面积多算出20多倍,还激动地发表了一通充满神话譬喻的言论。此言论足以使他的后人一想起来,羞得面红耳赤。
    但这一切,开普勒都看不到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乱弹 2008-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