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03

    小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34550686.html

    08年底,在曙光男科医院附近胡同的一家饭馆,我见到了时隔一年的诸位。作为倒数第四个抵达者,惩罚是桌儿上连个渣儿都没了。三叔喝两口茶就高了,以一颗处男之心,嘲笑了Coco送我的Fred Perry。
    比较兴奋的是又见双麒兄弟,之兄一贯涩谷达人范儿,身边的女孩非常性感。之弟首次携带女友,两人的恬静就像Ctrl C+Ctrl V的杰作,很令人羡慕。这些过去人儿,一年没见,扯淡的时候竟也没断篇儿。足以说明,远没想像中那么熟。
    曹儿是倒数第三个到的,还是那么英俊~ 多年后的冬天,连曹儿都穿上了秋裤,这是多么不能想象的未来。
    在主席夫妇来之前,双麒弟弟先走了。临别,迈过他哥和几排酒瓶,走到我面前,握了握我的肩膀说:子子好好的。然后绝尘而去。这个随机的,发生过程不到1秒钟的动作,我理解为很久以来的一句安慰。喝掉杯中酒,在心里谢过。郭麒,谢谢你。就像一群陌生人经过一宿无言的守灵,天亮后竟逐个握手,好像一夜间他们有了关联。哪怕只是一瞬间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少年 2009-02-03
    朋友 2009-02-03

    评论

  • 原来你认识双麒兄弟啊,北京真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