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1-23

    当爱人还小的时候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31688693.html

    保罗奥斯特是个愿意把自己抛回时空长河的人,他说:“如果可以选择在时间中前进还是后退的话,我是不会犹豫的。比起去看那些还没出生的人,我会更乐意到那些不再活着的人中间。”
    如果真有时间旅行这么一说,能回到哪儿?
    地球不过46亿年的岁数。不算最早会走路的猴子,第一缕人类文明的曙光也不过几千年前的事儿。往后看,水太浅,能畅游的年月着实有限。索性回个大发的。不说非要去寒武纪陪伴第一枚三叶虫孤独地灭绝,最次,也得奔白垩纪看看史前巨兽如何为了一口饭而打架斗殴。但“没有恐龙特辑可赛号”出没的白垩纪,就如同看不到绚烂极光的北极圈,或者没有蜻蜓点水的香山公园,童年的幻想,势必被活生生打破。噼里啪啦。还是算了。
    还能回到哪儿?“苏格拉底时期的雅典”或者“杰斐逊时期的弗吉尼亚”?想想,便心有戚戚焉。见证甚至参与到伟大的事物中,您就能成为伟大的一部分么?哦NO!对谁,整个世界也不过就是身边那二三人,那几多事。SO,比之见证全人类的大历史、大叙事,我倒更想寻访隐秘在我心深处的小世界、小情怀。
    所以,很想看看我恋人的童年。
    就回那儿了。
    那狗年月,文明的曙光尚未普照到小爱人蒙昧的心灵,但由于早熟早慧的缘故,七岁八岁讨人嫌的日子却提早到来。那狗年月,他不知道人情冷暖,亦不会看眉眼高低。比起运用头脑,他更习惯用“一哭二闹三上吊”来解决所有问题。那狗年月,我的小爱人乃一介6岁恶童,时刻作恶,时刻在饿。那狗年月,他美好得如同一张糖纸,却又喧哗得仿佛一场灾难。而多年后我们那场致命的相逢,遥远得直逼绝望。
    于是,在那个夏天的午后,他因为用放大镜召唤太阳神力点燃了猫尾,遂被放逐到院子里,与世隔绝。发小儿因急于与坏人坏事划清界限,第一时间揭发并跑路。爸爸还没回家,只留下那根鸡毛掸子在角落里不怒自威。老师的热情指责、妈妈的倾情恐吓、居委会奶奶的动情教唆、还有邻居小姑娘劲儿劲儿的乖巧……那一刻,全世界离他而去。而他,我的小爱人,俾睨一瞥那世界绝尘的背景,低下头,继续庄严而孤独地将一匹蚯蚓车裂,十分潇洒。
    空气中还混着雨水和泥土味道,我乘坐时光机进行着最后的跋涉。待我在机舱换下如火腿肠衣般的胶皮时空服,又将一袭胜雪白衫从头套上后,对着镜子,我看到自己用食指捋了一圈嘴唇,然后悠然吐出一个字:“嗷儿”!
    故事就这么发生了。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一个穿白褂子的阿姨就这么出现在那枚恶童眼前。
    小爱人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于是,赠予我的始终是那个苍凉的背影。没事儿。他不理我,但谁也不能阻止我上赶着。这是一场智力与体力的较量,追逐与反追逐的博弈,我穷追不舍,他抱头鼠窜。终于,我利用年龄优势,把他逼到一个墙角。
    “蚯蚓好玩儿么?”
    不理。
    “阿姨给你买冰棍吃吧。”
    不理。
    “那,什么动物最容易摔倒?”
    仍然不理。但Play键已经按下,他的小眼珠别无选择地开始乱动。
    “狐狸啊,笨!”
    “为什么?你才笨!”
    “因为狐狸狡猾(脚滑)喽!你最笨!”
    “那,什么动物最喜欢被挂到墙上?”
    小爱人倔强的不知道。
    “海豹(海报)喽!”
    “狼、老虎和狮子玩游戏,谁会被淘汰? ”
    “别瞪着你那双无知的眼睛了,是狼啊,因为——桃太郎(淘汰狼)嘛”
    “小白+小白,是什么动物呢?”
    “小白兔(Two)!算了和你解释不清楚,你没学过英文……”
    于是,在一串串银铃般的嘲笑声中,在那个泥土芬芳的午后,我用有限的智慧和一颗热爱丢脸的心,完全征服了我未来的小爱人。他兀自微笑,呵呵傻笑,砰然大笑,仰天长啸,而那雨点般洒在身后的孤独和冷漠,早就随着水汽,蒸发成了彩虹。
    小爱人的罚站期行将结束,而我回到未来的大限也分秒不多。要走了,忽然,小爱人扬起脸问我:“为什么蚯蚓才被切成两段,就死了呢?”说完,他挥动着“天马流星拳”扬长而去。而那句“下次见面告诉你,你才最笨!”,像答案一样,飘在风中。
    很多年过去了,我箱底的那件胜雪白衫,已然“剩雪”。而我,仍孑然一身,等待着那个拿着钥匙的人出现。我知道他各类动物问题的谜底,而他,也会告诉我,关于蚯蚓离奇死亡的秘密。那时,他已经顺利走出碟影重重的童年,走过神经分裂高发期的少年,心理健全、不脱发不肥胖全须全影儿地跋涉到我面前。也许就在某个夏天的午后,在我把那件白衫重新洗干净晾在阳光下的时候,那枚现在时的恶童,带着考据的热情,刚好路过我的门口。看着滴滴答答哭泣的白衫,他轻轻地说了一句:“你也在这里啊”。
    Fin……
    好吧,把虚拟语态还给虚拟,让If回归Should be。昨日的迷人之处在于无法重现,时间亦不可能被揉成某个混乱的点。达尔文偷偷说,让失落者失落,让喜悦者幸灾乐祸,不再频频回首时时回眸,才有利于物种进步。至于“如果能回到过去”,这味贩卖给失败者的精神后悔药,还是同“三鹿”一起人道毁灭吧。

    分享到:

    评论

  • 呵呵,谁能娶你,谁有勇气敢娶你!男人都让你逼到墙角稍息立正了。
  • 您总给我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