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0-25

    曲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30606946.html

    下山下山爱

    黄耀明不是人。是妖。
    修炼千年,成仙的叫下凡,成妖的那就叫下山了。港岛乐坛,成仙者留下的是金曲,无论是黄霑、家驹、阿梅、阿菲、还是谭校长、刘忘情、张吻别、林自强……哪个身后没有几张白金唱片戳着,没有几句K歌必点护着。而成妖的,下山后流传的就是佳话、情话、一零一神话了。自罗文、张国荣身后,整个港岛够“妖”的只有黄耀明一个。剩下那堆,能成个人就不错了。
    继2006年的电音《若水》后,今次黄耀明携《King of the Road》再度下山。明仔贪靓世人皆知,但他的做作是好的做作,讨喜不讨厌。唱片封面上他蓄须蒙面、绳索捆绑,猛一看颇有点周杰伦“牛仔很忙+依然范特西”的扮相。但礼帽下一抹眼波流露的落拓和媚态,又岂是周董一届 “惨绿青年”能修炼得道的。
    “惨绿青年”来自专辑中“亲爱的玛嘉烈”——“惨绿青年,你头发密且软,谁给你剪,如你出走那一天,没人看见……”“惨绿青年”暗喻有为青年,出典自唐朝张固的一句“其妻自帘中视之,问末座惨绿少年者何人。”能令少妇动容问询的少年,就算寒微绿衫也必是气宇不凡。后来,那枚少年果然做得唐末名相。这味“亲爱的玛嘉烈”已是港岛少年的立志之歌,而歌者,却不再绿衫红颜,但洒向人间的究竟还是悲悯——“你比我没底线,行装更多,年资更浅,离家更远,竟可以撑到目前”。
    这是一种来自年龄高度的悲悯,当年“戴琉璃冠冕”又“每日一禁果”的小王子,现在用中年人的眼光俯视苍生。轻民谣、流行电子、港岛小品,旋律动人,又小又美好。而整张专辑也是沿用了“知天命后看世界”的整体概念。颇具在路上意味的“广深公路”上起首,在经历了淡定轮回的“贪生怕死”、迟暮却并不黯然的“平安钟”、繁华沦落的“金粉世家”,直到最后一曲眼看着新一代“惨绿青年”上路不归。人在旅途,也就是这十首歌,这么点事儿。
    此妖段位又高了些。二十年前,他唱少年的反叛,是出位;十年前,他唱港岛的末世狂欢,是出位;而今日,在人人自危惧怕被大时代的引力甩出而沦为老炮儿的今日,他却标榜人到中年的骄傲,竟也是出位。
    妖者,闹的是孽海,结的是尘缘。只是,要看尽多少繁华,才能甘心静作路边的那朵明日黄花?音乐自音乐,人自人,两厢撇清绝不跨界,哪去找这般决绝。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加油哦!喜欢看你写的东西.....
  • 我要留言给你加人气拜托你更新要有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