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0-06

    洗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29944147.html

    和Lu约会。怀里抱着一大袋我妈刚炒好的栗子,盛在青楼Logo的大信封里,烫手。Lu只要看到红绿灯,就像狼人看到八月十五的Moon一样,立刻变身,六亲不认。任何一个并没招惹到她的司机,都有极可能被她用有限的智慧想尽花样破口大骂,高分贝,巨熟练,一百遍。我一动不动地坐着,不搭茬不喘气,生怕将战火引上身成为那条被殃及的池鱼。噼噼叭叭,是谁在沉默地剥着栗子,被烫到手也一声不吭!只待Lu骂到一个句号,我便乖巧地送上栗子一枚到她唇齿间,巨有眼力见儿,巨没用,堵不住嘴。
    骂了一万个无辜人士,终于到达Lu的母校。胡同里的居民都非常强悍,毅然站在车位上嗑瓜子海聊“长江7号升天了”。我说,姑娘别怕往前开,撞死这个大业车位就是你的!一脚油门踩下去,大业如钟磬般屹立不倒,横眉冷对,不怒自威。“好~!”此情此景,我和Lu赶紧放下手里的活儿,麻利儿起立鞠躬叫好儿!在美国经济崩盘长江7号升天的现世,能遇此荣辱不惊,藐视机器,负隅抵抗的人才,除了北京大业,此等人间极品何处寻啊~!
    做人须有底气,誓要牛逼,又没有理倒在其次。比起人格的强大,规则简直就脆弱得不堪一击。看到大业,又勾起了我对旧社会无限的怀恋。要在旧社会,这大业要是我爸,肯定从小训练我成为不省油之灯,还对我巨苛刻,就算我生性懦弱和平,也一遍遍将我推上招锚递狗为非作歹的悬崖,练就一身混不吝神功,待我下山之时,操,看谁敢再欺负我!

    得了,还是把虚拟语态还给虚拟吧。

    走在Lu母校附近,抱着栗子,还有些余温,鼻子附近1平方尺的小宇宙里弥漫着秋天的甜糯,当然,还有妈妈的爱~!行人如梭,光天化日之下都拿着照相机拗造型批情操,让人恍惚间觉得来到了天安门。于是在大会堂,我们庄严地搞了蚵仔煎、鱿鱼煎、虾卷、花枝丸、甜不辣。很主食。很统一。
    傍晚开始下雨。有点对潇潇暮雨洒南锣的意思。我穿了一件薄如蝉翼的衬衫,门窗均漏风的斗蓬,九分阔口穿堂风裙裤,长袜上均匀地布满窟窿,球鞋。Lu穿了一件看着就辣莫暖和的长衬衫,一件摸着就辣莫暖和的大毛衣,一件想着就辣莫暖和的厚风衣,牛仔裤,小根儿短靴。她还有脸哆嗦!还有脸一边哆嗦一边问我冷不冷,我冷笑道,一点不冷。没错儿,全身上下只有一点不冷~
    找了个小咖啡馆儿喝点暖和的茶。Lu说我们谈点有价值的事儿吧,来,讨论一下《李米的猜想》……
    那好吧。
    我觉得,李米的猜想很正确。完毕。飞来一个垫子砸向我的头。

    在秋天傍晚的小咖啡馆,靠窗坐,与美人喝茶,小声说着无关这个世界痛痒的闲话,有一搭无一搭。轻寒正是可人天,夕阳升起,暮色低垂,窗外的街像翻月历牌一样换了另一张面孔,所有光天化日的眉眼都变成了浅吟低唱,悄悄诉说。对面,美人目如秋水,心似明镜,眉宇间全是我熟悉了十年以上的表情。她笑,之前我便知道嘴角该如何上扬。她愁,之后我也明白挥不去化不开解不了。也好,胸有块垒,大气如虹。也不必借杯中酒浇灌,那是春天的办法,秋天,还是小声诉说吧,最好连自己都不要听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寂地 2008-10-06

    评论

  • 写的真不错
  • 写得好
  • 哎哟,怎么写得这么爽快!
  • 不错~你变得更美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