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7-08

    故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219337401.html

    几年前的一个冬天,我一个人在布拉格。就像约瑟夫K一样,那天清晨我起得很早,匆匆装了一条黄瓜三明治便动身去城堡。几经迷路和辗转,我路过小巷子里几个湿漉漉的黑衣人、路过伏尔塔瓦河边一座画着眼睛的孤宅、还有那些随时随地一闪而过的猫,终于,在薄雾和细雨中走到查理大桥。每个圣者雕塑上都栖息着水鸟,它们在各自巴洛克式的阴郁中,愁眉苦脸地迎接崭新的每一天。
    而城堡在高处,它庞大、沉默、聛睨一切。它需要被仰望才能看到全貌。而且丫还要收门票。大教堂旁边有条小路叫黄金巷。最早是炼金术师的聚集地,后来又成为刑场,再后来被一位作家居住,直到现在成了热门旅游景区。当年,小班儿逼卡夫卡每天要走过查理大桥到老城区填保险单子,兢兢业业糊弄到下班,又在暮色中一步步朝着城堡的方向回家。我如法炮制过一个傍晚,天渐渐暗下来,水鸟们像收起的雨伞一样安安静静地把自己关好,挂在能挂的任何地方,猛的有一只鸟睁开眼睛,扑棱扑棱凌空而起,一瞬间整个世界的眼睛都一只一只睁开,整个世界的边缘都在颤抖。像是黑暗中升起的一个笑。然后灯亮起来,一片乌灿灿的金光笼罩在城堡上,映照得其余的世界愈发黑暗。我和那许多年的约瑟夫K一起,在黑暗中朝着唯一的光亮走去,路那么长,越走越颓丧。城堡傲慢地陈述着一个事实,看,每一天你都仰望我的光华,每一天你都朝我走来,但你却永远无法潜入这边的世界。你永远是个外人。
    我要是卡夫卡,我他妈也得疯。

    很多年前有个朋友对我说,一个故事就是一个比喻。你讲的不够好,是因为你的人不够好,是因为那比喻不够精妙。这几年我总是想起这句话,并且相信其中蕴藏着某种神秘的天命,就像那谁说的用一只手遮住绝望的时候,另一手匆匆记录下看到的一切;那谁说的最重要的是番石榴的香气;也是那谁说的在流逝的时光中感到心安理得。
    就在这几天,全世界现存的最会故事的人,老年痴呆了。他此生再也无法用无穷无尽的姑母、上校、海市蜃楼和炼金术师折磨并不存在它们的这个世界。他虽然坏掉了,但故事是时间的标本,一旦被讲述,就永远活在世界上更好的那一边。只要推开门,那位老少校仍然在海边等待来信,那位帅上校则还在孤独地捶打小金鱼,还有一个水手在海上绝望地等待救助,而卖淫的少女则一直和她的坏祖母于茫茫沙漠中游荡……
    我总在想,这世间是否存在唯一一个终极的故事?就好像物理学家一直寻找的唯一一个揭示全部奥秘的终极公式。如果真有这个故事,它是什么样的呢?它是一个故事,同时又是所有的故事。它应该如大理石般简单,但同时又看啊看啊怎么也看不完 。
    又过了一年。这一年我看了许多故事,也经历了人世间最平凡的一些。读书容易,阅世太难。但好在还有内谁说过的内谁,不必多阅世,阅世愈浅,则性情愈真。咱们就不要搞亲身体验派了,要相信条条大路通城堡,也要相信相对的沧海桑田和绝对的人性几千年来没他妈什么大长进。尽管当下的生活似乎周而往复、不值得一提,但故事一旦开始便只能听天由命。
    忽然30年,少年大梦,昨日已天涯。你能否把那个比喻再和我说一遍?生活中有太多遗憾了,也许人们只是想在另一个世界中,把它修补得心安。

    这个夏天,我意外断手。以上种种皆为幽灵代笔。安好,勿念。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快乐 2009-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