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5-25

    城南就是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21568245.html

    1
    二十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自己是被称为“南城姑娘”的那个物种。拉帮结派运动起于我生前之前,无止于我身后之后,在坐标轴的这个点,我得知自己被分类、挫堆、获得身份、同胞汗力量。迅速投奔组织就不再孤独。
    万语千言,谢主隆恩。

    2
    “南城”不仅是相对“北城”的地理概念,也因文化氛围、精神面貌以及经济状况的独特性和原始性,成为一个专有名词。类似于日本的关西、香港的深水埗、纽约的皇后区……或者祖国的河南,可用于大多数岔人语境中。
    比如,“你教养不错,真不像南城人。”  “我越开路越黑,我操,到南三环了。” “你们家居然住楼房、还有电梯……” “你真没有亲戚是说相声搞曲艺的,比如大狗熊孙宝才?”
    我谢谢啊。真没有。

    3
    有一乐队叫“南城二哥”,一群体民乐+打击说唱。不仅有自制官网不带下载,也在各大小演出现场派发传单。曲儿没听过,但名字起得如此理直气壮,在质朴中流露出一丝实诚和一丝缺,八成形式大于内容,好不了。
    万一好,也请二哥及瓷别抽我。

    4
    开会、拍照,黄昏收工,不想回家。
    在街上慢慢儿晃悠,绝B不和时间赛跑。抽烟、喝水、踢石头、不放过每一个安了管儿灯的报刊栏,狂看、不放过每一只可能摸到的狗,狂招。听“拜金小姐”一路念叨着“就躺在澡盆里面唱歌,就躺在澡盆里面唱歌,要唱成一个人生歌王……”没错儿,就唱~!
    就想坐公共汽车,巨挤,坐一站下了。不知不觉,溜达到了小径分岔的我高中。学校在胡同深处,每个几近迟到的早晨,那条通往学校的小径都显得无比漫长和无比分岔。就在一次次的门口儿罚站中,我不仅逃过了晨读默写单词,躲过了小组轮流值日,错过了抄作业天赐良机,也以唯一的无疑的女性优势,成功和某“迟到控”小伙子眉来眼去,明送秋波,毫无下文。
    今次,我还没想起来小伙子的模样,学校大门就到了。沿途移步换景,民房、水果摊儿、公共厕所、小裁缝店、麻辣烫车以及溜狗晚高峰人流巨川流不息。可怎么上学的时候我一样儿都没见过呢?他们压都是哪儿蹦出来的啊,居然还有个洗澡堂子,嫩们窄的路,也难为它夹缝间生存了……
    学校对面以前有个“曙光文具店”,垄断着全校的文具市场,历次铅笔盒儿革命都是从这儿吹起的第一声号角。每到中午放学,店里草长莺飞人头攒动,一些刚刚学的名词浮上心头——涂改液托拉斯!圆珠笔沙文主义!数学纸卖方市场!横格本儿大鳄!
    可十年前,我又怎么会想到,辉煌的小商品帝国会变成过眼云烟,“曙光文具店”前也要加个ex,而“宝贝奶茶坊”舔着脸接上了火炬,朝奥林匹亚山跑去。
    那最后一批目睹盛事的同学,你们有没有为了“曙光”而募捐、游行、撒泼打滚儿或者进行任何抵制“宝贝”活动呢?

    5
    保安阻止了我进学校的企图。透过铁门的雕花,我只看到一片黑乎乎的树影。树上没有男爵。
    我终于能散漫地走过那条漫长的分岔的小路,不着急,不忐忑,也不再害怕晨读铃声和教导主任的黑名单。我终于能在学校门口,坦荡地抽一根烟,然后吃一切被禁止的脏东西、卖相可疑的麻辣烫、不新鲜的烤鱿鱼、猫肉做的羊肉串……谁爱看见谁看见,管不着。我终于能勇敢走进路口那家已经破败的街机店,在一排玩儿赌博机的老炮儿旁边,严肃地狂切三国,瞬间用完10个币死了20条命,在Game over的音乐中谦虚地问老板:“为什么左边的人不受我控制?”“因为你使的是右边内人……”
    十年后,我终于能干了很多事儿。但谁都没看见。
    听说当年和我眉来眼去的“站友儿”小伙子下个月结婚,唉,压怎么就背叛了曾送我的眼神儿呢!

    6
    抬头,茫茫夜空,我操,一飞碟!再看,再看,才发现,内是天坛里放的灯泡儿风筝,一批……它们星星点点地闪着,遥远又喧哗,好像要给我宇宙般的爱。

    7
    哈罗,王吱吱。相处了二十多年,今天晚上,我很愉快。固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五月 2009-05-25

    评论

  • 不小心瞥了下,不错,狂览几篇,幽默的不行.丫的,这作者姓啥名谁怎么安个钱钟书的脑袋?!嫉妒的不行,恨不得揪下来跟自个换个.可就揪不下,只好下次再来....!!!
  • 赵赵姐黯然失色
  • 早先,形容这类南城范儿的女孩叫“上蜡两年学见谁都客气”。眼巴前儿管这叫浑不吝。其实就是嘴上的功夫,活的比谁都在意,就没有能豁出去的事。我能说您比赵赵牛逼么?怎么着也算没断了香火。跟冯唐也有一拼。不错。
  • ??
  • 从今以后,读你的BLOG是我每天开电脑后要做的第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