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5-21

    莫里哀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21309606.html

    我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很早就上床,睡不着觉。
    复起,抽烟,写两笔字,翻几页书,给自己讲个故事,不逗。月亮象块儿烧热的大麻糊在黑暗中,把周围都阴了,焦虑着目前已错过了肝胆经排毒时间、而肺经休息迫在眉睫,不睡觉,你就满脸长环形山去吧,玉兔有情丫也老,您没戏了。
    换季,清仓。
    那个下午我在旧居烧信、烧纸、烧数学卷子、烧饼、烧瓶、烧残缺的表情。又残又缺……但以上此举太表现主义太布尔乔亚太三一律太事儿逼,旧时代的居委会大妈和新时代的物业小伙子都不~同~意~。诅咒唱,人世间,能烧掉,又不能烧掉的是鸡鸡,简称烧鸡。
    2006年,有一个文件夹,叫“夏天开始的晚上”。大概也是5月吧,一个吃多了撑着的傍晚,贼贼等人和我一起去找“鼓楼之声”盗版DVD移动摊位。丫内次移动到了蒋宅口某民宅内。除了DVD,还有“鼓楼之声”的男主人小雨,女主人魔鬼睡衣,他们的爱犬毛毛,毛毛的奶奶小雨大妈。好像贼贼买了点李小龙和SB出品,要不就是我买的,忘了。
    回家路上,贼贼狂讲邻居“断指人”的离奇身世和杀手阿二的故事,还用B门照了好多照片,张张表情荒唐,人影模糊,临时演员一个不辣全部入画。他稀薄得像嗖嗖划过的影子,而我则是一个刚被打出的喷嚏,巨千钧一发。也已经忘了,为什么当时会认定那晚之后,春天便可以结束了?
    机器猫,请赐我一架时光机和一颗奔腾的心。
    不为寻找昨天。丫细碎如发,被剪成一个个标点,一片笑,一管忧伤,一撇睫毛,或者背影,逆光。从没有回头,也已经拼不出模样。

    为了所有逝去的人,今夜我黑纱半旗,在沉痛里默哀,我莫里哀。

              

     “2年前的5月21号,是星期六,那天你从海南归来,咱们在鼓楼吃的饺子,你还拿了一塑料袋小好吃的!~ 我还给你看我钱包里的合影,谁知道后来就人去楼空了!~ 跟魔鬼睡衣家,我买了小龙,五福星,城市猎人,血迷宫!~咱们还看咱steven头上的包!~ 反正那天特热!~”——贼贼

    分享到:

    评论

  • 你跟贼贼好暧昧。
    回复.说:
    您太有想象力了~简直~
    2008-05-26 22:3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