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2-02

    眼神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14832681.html

    其实,我周围有相当一批瞎子。

    深海鱼靠触觉、嗅觉辨别危险、蝙蝠靠声波避免撞树、青蛙只能看到活动的东西,而苍蝇蜜蜂等嗡嗡乱飞的虫子全有复眼。但,亲爱的你、你还有你,明明连视力表儿正数第三排那么庞大巨大以及非一般大的E都看不清楚,为什么既不戴眼镜亦不配隐形?

    谢语老师云:群众的眼睛都是血红的。吱吱补充到:没错儿,但是群众的眼镜儿都是雪亮的。
    看来,是我错了。群众现在崇尚自然美,甭管多次都要裸视。

    青楼三层的食堂内,女同事张小姐面对一盆鸡翅扭头冲我走了句:今天吃带鱼耶!然后张小姐就远赴南半球把自己婚掉,吓唬瞎绵羊去了。

    比起张小姐,有“棉猴儿女超人”之雅号的谢老师更加神勇。张小姐只在有可能邂逅摄影部、技术部、体育部或者保卫部的小伙子时,才允许自己不戴眼镜,面对虚无保持微笑。而谢老师眼中的世界,这辈子都没清晰过——她真的什么都看不见,估计她也不想看见。
    所以,每次与谢老师擦胸而过时,她会理直气壮地与你四目相对,然后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安静地走开。谢老师常会和送快递的、取报纸的等一切陌生人打招呼:“您今天的版做完了么?送校对了么?”谢老师也会不时对我说:“我下班和子子搞个太平洋,你去么?”之类。慢慢我明白了,谢老师可能真不是脑子不好,纯粹是瞎。
    虽然什么都看不见,谢老师还是坚强地活到了25岁半。所以我一直怀疑她是蝙蝠变的,通过声波避免了与一切物体的撞击;有时候,我也怀疑谢老师是青蛙变的,在越南的时候,只要有移动的香蕉,她都能第一时间窜过去把丫抢过来藏进棉猴儿里;但无论如何,我都建议谢老师学习一下深海的鱼类,靠香水味分辨来人是男是女,或者在擦胸的一刹那通过触摸Size鉴定此人是不是Co总!

    Bini也瞎。他曾经是个篮球少年,高中大学研究生都是篮球队的篮板王——他属蚱蜢的,一抬腿两人多高,给点燃料就能人间大炮一级准备了。但是,Bini从来投不进球,除非扣篮——他根本看不见篮筐在哪儿。所以Bini总在轻易抢到篮板后开始艰难地求索,投——看不清篮筐,传——看不清队友,只有紧紧抱着直到犯规才松了一口气。
    还有一次,大概前年,我们俩去一家宠物店看小狗儿,有一只刚出生的边境牧羊犬,黑白交错非常讨喜,引得我们俩扑过去欠招儿半天。几天后逛街,忽然Bini隔着马路大叫——快看,小边境~!我寻声而望,当即晕厥——人家是只脏京叭儿好么!

    但我要说,Bini真不是最丢人的。某次我和一兄弟去报摊儿买杂志,该仁兄指着某宠物杂志一脸疑惑:“这只博美怎么长得像小狗熊啊?”“因为它是一只松狮……”
    很不好意思,这位兄弟是我爸。

    我爸的眼神儿确实很不靠谱,这还真和年纪没什么关系。上幼儿园的时候,我爸就经常抱错孩子。我曾眼睁睁地看着我爸从远处走来,然后抄起我身边的王西亲了一口就抱走了……当我和王西同时哇哇大哭时,我爸才折回来:“你们俩别老站一块儿……”

    连闺女都能认错,更何况两只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我靠,太豆了太豆了~!~!!!我都不成了,ZIZI你写的怎么那么牛啊堪比德刚了
  • 散文..
  • 贫死你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知道我这么瞎,看你的#999999号颜色字体有多么的不容易....可我还是看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