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2-26

    少年不再呕吐 偶像没有黄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12721608.html

    您随便羞辱我全承认 欧耶~

    当圣诞午夜的钟声响起,冒牌圣诞老人刚把礼物塞到欠招儿小孩的袜子里时,在北京星光现场的舞台上,“地下婴儿”也送来了他们迟到多年的礼物——一场让老炮和新贵同时高潮的演出。确实,崛起于10年前那场“世纪末狂欢运动”的高氏兄弟解甲归田很多年,而演出,更因为“稀有”而“珍贵”起来——除了听说他们在武汉、西安等匪夷所思的舞台出现,二位几乎大隐隐于早市。

    早些年,坊间流传过诸如“二位爷开始做电子了”、“二位爷家底颇丰曾在清华附近有个烤鸭店”的说法以及几首懒洋洋的电曲儿Demo。而自从北京申奥成功后,“地下婴儿”甚至连八卦都罕有闻,除了在某些怀古时刻被人唏嘘一番,谁还在乎高龄朋克的晚景呢?

    所以,当“十年荣耀”的拼盘演出名单上赫然有“地婴”大名时,有童年阴影的同学们怎能不争先恐后借此良机K歌半宿将伤口抚平。更何况,同天演出的还有“新裤子”这枚“新声奇葩”以及“秋天的虫子”这朵“新声伤花”。

    是夜,“秋虫”的登台掀起了第一轮小高潮,如果说有男同学吹口哨算是高潮的话。除了樱子洗掉的黑烟圈和朴实的牛仔裤,“秋虫”老范儿的唱腔和台风,一巴掌把人打回到十年前。但为了表明对女战士的尊敬,“秋虫”的演出我就不多做评论了。

    长久的等待后,“地婴”终于上场。当台上站着“赌鬼”的鼓手王子、“刺猬”的贝司朱博轩、8-Bit拥趸&吉他手孙大威以及根正苗红的高幸这个拼盘组合时,“新老结合,同台现演”的混搭风究竟是大势所趋还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无奈之选?没关系,无论瓶子多新,好在酒还是旧的,当“现在世上比较乱,到处是混子王八蛋”的歌词从高幸嘴里飚出,哪怕已不再有少年心气,等了太久的人们立马放下手中忙的活儿,开始合唱。
    是的,“合唱”几乎是从始至终小观众发泄他们热爱的唯一方式,唱到动情连Pogo都免了。 这是一场记忆与体力的较力,多年前的那盒卡带已经被太多人听了太多遍,但这个连钱柜都没有“地婴”的世道,你让小歌迷怎么冷静。

    但高幸似乎很冷静,站在台上不说话不互动,一首接一首地唱。他的头发终于不长不黄变得正常了,灰色的大背心儿和特北京男孩儿的单眼皮儿显得对一切都漫不经心。当《觉醒》、《一条腿跳舞》、《再来点儿》、《我得了忧郁症》这些经典名曲儿像批发一样被唱出来时,很遗憾,并没有出现荒唐而有盛大的Pogo场面。每首歌刚切入主题,立刻戛然而止,很多小观众刚准备起跳,您这边却已然Game over。

    我不知道高幸和这支拼盘乐队排练了多久,虽然所有的歌词都对、调儿也没跑,但他们似乎并没有为这场蛰伏已久的演出做太精心的准备。首先在曲目顺序的编排上,《觉醒》、《都一样》这些大金曲出现得太早,让整个演出的期待值越来越低。好在还囤积了一首《几公斤蔬菜》做Encore之用,否则怎么过冬啊!其次,所有歌曲似乎并没有为Live重排。虽然朋克曲儿确实都短,雷蒙斯半个小时都能唱个十五、六首,但如何在两分钟内调动现场气氛;如何能将专辑歌曲转换成Live歌曲;如何把冷却的观众点燃、让热烈的观众自.焚确实是一支牛比乐队应该具备的素质。而高幸的现场表现确实矜持了点儿,这还真不是蹦不蹦的问题,尽管通常国内乐队High的表现就是乐手台上一通乱蹦或者胡乱甩头……当然,如果高幸就想玩儿爱搭不理的“内向范儿”也未尝不可,但作为一支朋克乐队,此路数确实另类了点儿。如此看来,做电子乐倒是条出路。

    经过短暂换台,“新裤子”登场。“新裤子”这两年演出实在不胜枚举,所以他们刚上场,家远的同学就纷纷开始穿大衣。而留下的人们,却把本次演出的高潮留给了他,可能之前谁也没想到,盛大的Pogo藏在了最后。

    舞台只需要明星。不得不承认,永远时髦的彭磊、愈发显山露水的庞宽加上虽然发福但仍要抖范儿的刘葆站在舞台上,就是Super Star。至于怎么Super如何Star,所有看过“新裤子”现场的人一定有体会——仅仅“每次都有新妖蛾子”这点,就必须佩服乐队的爱岗敬业。

    虽然当晚大部分群众是为了“地婴”而来,但“新裤子”压轴确实也说明了他们的江湖地位。当“超级市场”、“清醒”、“花儿”、“苍蝇”、“麦田守望者”、“张潜浅”这些曾经闪亮的名字,解散有之;改嫁有之;走肾的走肾;走人的走人时,“新裤子”以持续发片、持续演出的勤奋和天才成为了“新声”中最活跃的乐队。可能,10年前那场“妖孽纷纷下山的运动”最终成全的就是这条“新裤子”。

    其实“运动”根本不算什么。只有青春是值得被怀念的。当“大张伟已经比吉他高出很多”时,10年已经过去。那些“没地儿去”的高中生已经成为了小白领;那些“没有女朋友”的小混混都开始离婚;而所有“没有理想、没有方向”的少年纷纷长大成人。轮回永远没有终点,而少年已经不再呕吐、更不再操蛋了。

    分享到:

    评论

  • 老公挺你 放心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