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2-18

    大限降至 大练已失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12285936.html

    除了 我自横刀谢天笑 难道我还能哭长城去? 还是像百货公司手绢柜台组长刘美萍一样 喝瓶儿酸奶 扯会儿闲篇儿 在送走一茬又一茬的活傻子后 仍像座丰碑屹立在茫茫人海中没你有我。站好最后一班岗这叫操守 饮下最后一颗雷这叫煞笔。谁喝大了都难看 谁吃多了都完蛋。反正写不完稿子我就别想看见明天的太阳,无论丫是否照常升起。大限迫在眉睫 我不能再做“外甥是只耗子,而我整日与保姆帮厮混”的春秋大梦。赶紧收拾烂摊子,爷要翻山越岭滚一边儿玩儿去!

    分享到:

    评论

  • 每个月都有这么几天。。。。
  • t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