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2-08

    人贱人爱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11718849.html

    1.
    以前一直以为“白给”是小贱,“白给+倒贴”是大贱,最近的新悟性是“白给+倒贴后还被退货”才是贱中之贱。

    2.
    我严肃地写稿,对于妈妈的念叨没走心,被迫表态时,走了一句:爱卿所言极是。遭毒打。
    打完,爸爸说,“以后你从柜子上够酒喝要蹬梯子,中国大门儿李富胜就这么死的。”“喝酒喝死的?”“不,蹬小圆凳儿够东西摔死的。”
    唉,是不是和The doors相关的,下场都会很奇情?

    3.
    有个同学,出于吃饱了撑的的心理,骑自行车紧贴着某公交车尾行驶,丫快丫就快,丫慢丫就慢。当前方公车开过一没盖儿的井后,丫就直接掉进去了。胳膊折了。

    4.
    高二的一天,在体育课上选修篮球的冯莹刚打算投篮,在起跳的那一刹那,只听“gaba”一声,腿折了。如花仰天长啸,当即表示“世界真奇妙”。
    两天后,如花像往常一样穿着花衫花鞋骑车上学,骑着骑着,只听“gaba”一声,丫腿也折了。
    于是我忍住贱嘴,没有发表任何评论。默默地在体育课上选修“聊天”项目、默默地把自行车变卖,办了一张月票、默默地把如花和冯莹的桌子迅速占领,摆满花塑料水壶。
    然后喜欢我的男生就不喜欢我了,因为我再也不能和他一起骑车放学了。欧,少年的爱,和她们随时准备折的腿,究竟哪个更脆弱一些呢?

    5.
    凤凰卫视,一中年方脸浮肿眼镜儿男满脸仁义道德地讲《红楼梦》,哥们儿惊呼“陈逸飞活啦!”仔细一看,欧,认错人了,这位大爷是周国平。此刻电视里一勤奋的大学生观众提问:请问余秋雨老师……”
    陈逸飞、周国平、余秋雨,这仨人难道真不是一个妈生的么?

    6
    回家路上,一戴眼镜的文静姑娘疯狂冲向我,塞到我手里一张小广告,抱着“谁都不容易的”心态,我友好地接了过来,但纸上赫然写着“您想考入重点高中么,零起点,我们圆您成才梦……”妈的,哥们儿8年前真上过!!
    姑娘,原来在您眼里,我是酱紫滴。

    被co总带去和客户吃饭,因为穿了新衫提了新袋剪了新毛儿,我一直乐颠颠儿的。忽然co总当着全体客户和杂役说:“王子子老师,如果你再闹,就让外星人把你抓走……”
    co总,原来在您眼里,我是酱紫滴。

    亲哥的msn签名是——我亲妹的新名儿叫迈治毛毛。我一身冷汗,敢问了一句,迈治毛毛是什么JB玩意儿?亲哥答,7,这都不懂!内是外星科技汉化版《勇者斗恶龙4》里一个长着白毛儿的怪物!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
    唉哥哥,原来在您眼里,我是酱紫滴。

    近期无聊,门柱儿发我一爱好扯淡的“淡友儿”,他说:“你和wwt肯定聊得来,因为丫就是一个大煞笔!”
    我谢谢阿,门老师您抬爱,我终于明白在您心中我是酱紫滴……

    7. 操 都谁看呢 您能吱一声么~

    分享到:

    评论

  • 欧....也看了...
  • 吓得,不得不吱了/
  • 您在写,朕在看。
  • 还有我。。我也看呢
  • 我看呢。
  • 我……我是那么说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