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2-06

    我们一起奔向天堂,我们全都走向另一个方向……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11606466.html

    那些本以为能扛到2008年的事情,有的在年底就纷纷解体。我想我可能终于失去了你,特别在夜里,饿得无法呼吸。欧,好运北京,我愿意。

    这不是人生最失意的冬天,就像太阳直射北回归线的几个月前,也绝不是经过啤酒、呕吐、喧哗浸泡后的Falling Fall,我永远相信丧无止境,而最丧的恶时辰就在明天。过几个月我就本命年了,红裤衩背心儿镯子腰带全侯着。但我觉得都扯蛋,要想避邪,请务必先成为邪。你有科学,我有神功这招儿早不灵了,在恶性竞争中哥们儿永远是命运的陪练。妖孽纷纷大学毕业趁早下山,我不是燕赤侠无力降妖,麻利儿交枪才是正道。

    最近睡得不好,整夜做梦,从中央六到北京七再到凤凰资讯Channel[V],一晚上都梦全了。经常数着版就醒了,睡前没写的稿子梦里接茬续编。无止的春梦、噩梦、工作日程梦。十五岁的时候,年长我几岁的沛沛考上了大学,却在开学之际拍拍我的头说:旧的梦魇结束了,新的梦魇又开始了。一介P孩儿如我,都不知道梦魇的“魇”怎么念,顿时跺着脚地狂崇拜沛沛,觉得他巨文化巨情怀,那句丧话也成为影响我童年的经典之一。慢慢懂事,才慢慢明白,你们这帮坏人从小就毁我吧。
    媳妇儿张小姐说,高兴了看看红楼梦,难受了也看看红楼梦。但我不是那倾国倾城的貌,也不想找那多愁多病的身。更何况,这么虚无宿命的东西看得人更没斗志直面惨淡的人生焊淋漓的鲜血了。我还是看看《水浒》吧,胡B乱打的农民起义比较对我路子,见肉就吃,见酒就饮,见人就砍,肥的切做馒头陷,瘦的却把去填河。主人家,尽数筛将酒来,绝B不赊账,我有万事达!

    说起农民起义,我又想起了那个没有讲出来的故事。它现在是我唯一的冬日之光,我没钱买的棉袄,我日复一日的希望。“佛见愁中学”的乱毛党将是我送给你最后的礼物。谢谢你让我懂得了那么多宇宙间的真理,但我终究还是没有抛弃那些焦虑和坏脾气。我们在最正确的时间遇见,用最错误的方式成长。我们谁都没能成为奥特曼或者希瑞,甚至连格格巫都算不上。而回忆的洞口总在不断温习时,被一遍遍填补上腻子,最后究竟哪些是历史哪些是野史,自己也分不清。所以我把关于美好的全部幻想书写在虚妄的空间。卡夫卡怎么说的来着,至少趁一只手挡住绝望的时候,我用另一只手匆匆记录下了看到的这些。
    我们的故事全是杜撰。送给你。再见。

    在这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在这智慧的时代也是愚蠢的时代,我不能永远做没心没肺的王吱吱,但也无力变身成为优雅装B的Lady Zizi。旧恨未退,新愁又添。但新愁不是薪酬,旧恨也变成了决绝的就是恨。各位都在成长,只有我还在原地打转,除了写下这满篇自怨自艾的丧气话,我又该以哪种姿态投入新的洪流?

    我们一起奔向天堂,我们全都走向另一个方向……欧,各位看官,请原谅我令人发指的文艺腔,如果感到恶心请您拍拍手~pia~pia~~

    分享到:

    评论

  • 子,你是对的,就算错了以后也不会在同样错,所以你是对的...一切都是没有错

    前面是另外一段,路无止境!

    我们都爱你,喝点儿我最近终于发现我那么喜欢喝:)
  • 大概明白。不知道说什么。等我病好了的,好好儿喝。我也没别的招儿。没心没肺或者优雅装B都不是你,你独一无二。
  • 我潜了几天水,还是忍不住想说你的博客真逗~

    您若不红,天理难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