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24

    台湾话叫“碎碎念” 北京话叫“叨B叨”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11036292.html

    1.
    我很欣赏门小柱儿的媳妇——琪琪同学,因为她表扬我来着,这素昧平生的!据说该小两口儿在翘班儿去故宫旅游这么Vintage的时刻,还不忘在108上感慨——王吱吱不红,天理难容!
    作为一个只有2千多点击率,并且其中一千五百多都是自己点的最基层的Blogger,我只想说一句——绿色奥运,从我做起!我给大家鞠躬啦!
    丧格格的小时候,写的也是些小姑娘家家的鸡零狗碎,为什么人家能红!那是因为人家时髦儿,写小说用的都是“饭否体”,上句不接下句,随便翻开哪一页都能毫无障碍地轻松阅读,倍儿给读者省心,倍儿懂事儿。我不喜欢冯唐同志写的小说,冯老师的小说是“博客体”,拆开看都还不错,语言也挺通顺的,就是凑一块儿连不起来。他脑子里有个计算器,超过1500字儿整个系统瞬间崩溃。这就像MV出身的导演拍的电影儿,弄一顶级也就个盖里奇。
    做人么,别太要强。连不起来,就不要豁着老命非得“连连看”了,咱直接走“饭否体”,从每日一句做起,从绿色奥运做起,多和谐!

    2.
    我有了个新名字,我妈给起的。
    昨天中午,我在二日醉中还没有清醒,就听我妈在演讲,中心思想是,大盘跌破5千点,她损失非常之惨重,顺便还后悔了一下儿怎么没在叉叉时候出手,分析了一下儿自己不出手是听信了理财顾问的扯淡而没坚持自己的天才预测!妈妈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反动:“……国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国家的定义是什么,是强盗……”
    作为在老山接受过“马克思主义新闻培训”的同志,我立刻起了床,一边穿秋裤毛裤毛袜子一边说:“妈妈,您别在背后说国家坏话了,我这就起床上班儿给你挣钱去!”话音刚落,我立刻把战火惹到了自己身上。妈妈表达了一下儿根本指望不上我的决心,原话是:“你不每个月从我这儿要钱我就知足了,国家是大强盗,你就是小强盗,全都瓜分我……”唉,我妈妈好不幸啊……
    下午正在单位吃Fay她奶奶亲手种的小苹果呢,妈妈来电话:“小强盗,今天晚上到不到我们家吃饭啊……”哼,不吃!!我呆会儿把Fay奶奶的苹果全抢过来,我就不信能饿死!

    3.
    但是,临出家门,还是从妈妈兜里翻了200块钱走。每天一睁眼,“要吃、要喝、要打车”这人生三件大事儿接踵而至。坐出租车上我就想,刚用手机那会儿,大人老说你要神州行每月打150以上,就换全球通值。巴特,大人们,我要每个月出租车打1500以上,我换个什么号儿值呢!
    当然,本月我打车绝B到不了1500。暂停了“我偏要练,我就要练”的活动,赶不上班车的时候再也不用纠结:“到底要不要过高速”这价值十块钱的通县问题了!
    不是我不热爱公交系统,哥们儿实在是没一笔整钱买个大棉袄,一把碎银子只够买件儿三保暖,还不能名牌儿。但是我冷啊!以至于前一阵上班,同事看着把背心儿、长T、短T、毛衣、裤子、裙子全周身上的我,到吸一口冷气:“AUV,您走混搭范儿了?”
    欧,我不是Mix,我这境界绝是Remix啊!
    也叫Coco的Chanel说得好——时尚变换,但风格永存。我的风格是,把所有夏天穿的敛吧敛吧摞一块儿,不就等于冬装么!我就不信穿8件儿短T顶不上一毛背心儿!

    4.
    我内二日醉,没什么悬念,和UU喝的。觅食前先走了趟愚公移山,FM3在调音,配合着舞台上四处乱冒的干冰,气氛诡异。出门后三个90后中学男生拦住我们咨询:“姐姐,里头干嘛呢?” “在搞宗教活动!”我严肃地回答。
    我们俩个妇女胃口很好,在南锣一水平相当一般私家的菜馆儿吃了一锅豆腐、很多种肉、很多种凉菜、很多砣油炸甜品、很多杯茶、7个普京俩中南海。
    UU说起一件童年趣事。有一回她妈去她们宿舍,看到她和一帮姑娘嗑瓜子儿扯淡,立刻急了,勒令她把吃的瓜子儿都吐出来。从那时起,UU就认定妇女们聚众嗑瓜子儿扯淡是种卑劣情感!我严重同意。然后利用出门买烟之便带了半斤向日葵种子,五香的。UU大喜,我们俩瞬间扑过去,一通儿狂嗑伴随骂骂咧咧。抡圆了巴掌,拍自己脸上,这难道不是种情怀么!
     

    分享到:

    评论

  • 哈哈哈真有意思!
    瓜子吃多了会长瓜子牙的,影响美女成长的哎
  • 爬过...
  • 怎么会这么点PV,我刚才就点了三个两次....
    热烈的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