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10

    Everybody wants the same thin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adyzizi-logs/10735974.html

    昨天下午搞了“我偏要练,我就要练”的主题活动。下午开练就是不好,虽然免于冻死在清晨的班车中,但午间班车的作息和出没地点太神秘。So,本周第一次午练我并没有与压遭遇。当然,本人吸取了上次因班车莫名失踪而愤然关机回家睡觉 所导致的巨额罚款教训,今次就算一路打车到通县最东端,在下绝B在所不辞。但我还是很会过日子的,坐了一段地铁才打车,并且制止了司机妄图走高速公路的疯狂念头。虽然与庞大的车费相比内十块钱高速费根本不算什么,但媳妇儿啊,此刻那十块钱就像落井下石的石、雪上加霜的霜、为国争光的光、以及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So,一定拥护翻土坡儿,抵制上高速!

    因为出租车不能进入驾校,而我们驾校因吞并了几个村庄而格外庞大焊错综,三步一阡陌交通,五步一鸡犬相闻,哥们儿完全晕菜。我拨通了教练的求救电话:“SOS啊教练,我快迟到了啊,不认路啊,车进不来啊,您快驱车接我一趟啊,我再也不能被罚款啦……”教练沉吟片刻:“我无法接你的说,你快点下车跑的说,只要加快速度,兴许能赶上哦~”
    您以为这些就能让我绝望么?欧NO!我和Bini同学磨合的这几年可不是白混的,比您不靠谱的事儿我见多了,基本已经没什么突发状况能击垮我了呦!!
    经过在农田的各种奔跑和纠错认路后,很Lucky的,我终于在距迟到一分半钟的时候赶到了刷卡中心,哼哼,让我赔偿误时费,做梦!!我真是命好啊!!嗷儿!!


    练完回城没有班车,5点多的晚高峰。坐了一个小时的930终于抵达大望路,可噩梦才刚开始。大望路和它邻居国贸真是上班族扎堆的地儿,以前觉得在CBD工作的人,全是些穿着高级定制,拿着笔记本边用洋文儿打电话边迅速低头走路,佣金以年薪计算的大白领儿。后来一个大学同学到号称“全球500强企业中唯一一个猎头公司”报到一天就撤了,她说,那点工资都不够她买出入写字楼的正装,更不要提每日的午餐了。而另一个哥们儿,年初去了“太.麦”,虽然工资低到令人发指,根本不够外地同学在京的房租,可他及同事经常打扮得光鲜亮丽流窜于各种文艺场合,一副辐射不到生活磨难的样子,看着也到逍遥自在。可扛了不到半年,还是辞职回家,毕竟谁工作都不是为了学雷锋。
    当然,在唱片公司做事的,只要不得涩,置装成本还是很低的。您都不用去动物园儿搞假阿妈尼西裤儿,您直接走回力范儿么。现在也兴复古,什么爷爷奶奶款的衣服一套,冬菇头一绞,这Vintage不就走起来了么。

    操,跑题了。
    我想说的是,CDB地区的白领儿同志,几乎把所有的聪明智慧都放在挤地铁上啦。每站都有人被挤得吱吱叫,场面比较残酷。在我不小心将当日咖啡溅到旁边女士身上后,作为回报,她也没留神把手里“掉渣儿烧饼”的沾儿抹到了我衣服上。哥,我内可是红牡丹图案的刺绣棉楼儿,你能忍么!
    管你能不能呢,反正我忍了。绝B打不过内些小白领儿啊,人家遭受一天职场冷暴力了,正想找个人撒点野呢,不是活傻子就不要当活靶子!

    日日朝九晚五,日日拼搏在挤公共交通第一线。早上比太阳起的还早,晚上比月亮出来的都晚,中午还不管饭。幸好,幸好啊,我大多数时间是个宅女,偶尔接点儿散客活儿,按次收费,记件儿工种只零售不批发。大富大贵除中彩票外完全没戏,但好歹不用经受这日日次次人间烟火的打磨。恩,我的出息也就到这儿了,我现在以及最终的归宿绝B是我那铺着蓝铺盖卷儿的——双人儿房 单人儿床!

    ——————————————————————内什么,手绘分割线————————————————————————

    谨以此文纪念下周烤肝儿。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劣等 2008-11-10